• 诗五首
    @明天遍地的婆婆纳那蓝色的小花儿,让我暗生春风我也有一朵开在你三月向阳的斜坡我知道我会爱你也终将失去你在惊蛰之后。桃红是我们的信笺总要写点什么旁白略去我是明眼的人深谙所有的花开不是因为我所有的流水也不都有归处一窗明月,只...
    [ 现代诗   2020-03-20 16:59:41 ]
  • 三月:游园惊梦,绝北南归
    你是否曾经像信神一样相信,一杯酒灌醉了忍冬树下的沙盘疗法。你是否能感受得到炉火的末梢,容易离开的睡梦偿还了被窝里的春天。读书,填表,写文,修理思想,扯一扯这年头走不完的江山,然后端坐得像哲学家,孤芳自赏。趁窗外割草机还在...
    [ 现代诗   2020-03-20 21:56:03 ]
  • 凤凰的翅膀(八首)
    《枯雪》除夕夜,细风,河冰以及我守在山峦之巅,仅为听一听枯雪崩裂的轰隆声其实,已经塌陷的枯雪很是安静,如热疫刮过的社区,唯有剩余的残息如此的安静如此,我寻思——寓言也许开始——暗夜雪红——好像有血,在枯雪上结痂——好像我...
    [ 征文   2020-03-21 00:27:40 ]
  • 致迎春花
    我爱你在一年最早的时间冬日的雪刚刚褪去颜色你点点青黄就来装饰空荡的原野经历太久寒冬的煎熬压抑了所有对春天的情感多么渴望依偎在你的花丛感受春风将严寒驱赶我爱你,迎春花绝不像姹紫染红的点缀借春天炫耀自己的色彩而是不惧险峰和环...
    [ 征文   2020-03-17 20:16:30 ]
  • 汾河辞
    我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看秋沙鸭戏水一个老妇人挥着棒槌,在岸边捶打衣服 汾水河的水认识我两岁前的容貌我来故乡,没有找到一个亲人 老妇人的棒槌打在衣服上,石头发出声响我在岸边看见水花飞逝,阳光四溅 汾水河的水珠在我脸上滚动,秋沙...
    [ 征文   2020-03-17 20:17:46 ]
  • 博尔赫斯和我
    “我不知道我们俩当中是谁写下了这篇文字”——豪•路•博尔赫斯1有一天,我亲眼目睹了:七十岁的那个人和二十岁的另一个人,在一条街上相遇。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老人和青年侃侃而谈。而我捧着沙之书,他说着祖辈的故事。2为了印证这不是...
    [ 征文   2020-03-17 19:26:03 ]
  • 走在乡间的小路
    我静静地徜徉在乡间的小路上小路两旁的油菜花列队成行在风中热情鼓掌裹着绵绵不尽的爱和着亲切的呼唤泥土的清香扑面而来生命涌动的浪花跃入眼帘放目四望一畦畦油菜花生机盎然的根根新芽以最快的速度绿遍山野美好记忆与时光同在一切恍如昨...
    [ 现代诗   2020-03-18 14:52:30 ]
  • 午后(外一首)
    《午后》“还是想早点回到那座谋生的城市”林木覆盖的幽深谷底一个人刚从梦里醒来春日的太阳,如此鲜明地隔开温暖与寒冷,光明和阴暗这样的午后,仔细抚摸着一只需要反复吸水的钢笔开始怀疑,所有书写的意义——给孩子们的那首诗漫长的岁...
    [ 征文   2020-03-17 19:27:23 ]
  • 武大的櫻花开了
    武大的樱花开了,开得仍这么纷繁灿烂。当从手机屏上看到时我的眼睛不由得湿润了,为这空荡得孤寂的校园樱花哪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在她们孕育于枝头的时候还梦想着和这些学子们见面时的开心场面,可今年,可今年我也是一个喜欢樱花的人...
    [ 征文   2020-03-10 13:18:38 ]
  • 西格里城堡
    西格里的早晨,抛空的神谕不忍再读谁,置身于孤寂,内心隐隐作痛?无底潭,五重阁,墙雕,或彩绘唯一相似的,只有哀叹的表情没有人为我指路。诺大的巴西吉庭院阿克巴的幻影,虚作褴褛的记忆坐化风中。红砂岩,渗透时间的血痕与浮世的绵针...
    [ 现代诗   2020-03-09 21:09: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