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预约一场雨落进朝北的窗台
    没有风。潜伏的霾悄悄活跃起来过墙的冬枝不知道它的来处,楼下的香樟树不明了一个季节的起源。远方一直都远着一些事物的痕迹不断被揭露或者掩盖可我定做的窗帘还没有送来朝北的窗台隐匿的秘密即将暴露于是我悄悄把信息传递给晚风:“我预...
    [ 征文   2019-11-24 20:15:15 ]
  • 不留间隙的白
    雪下了很久,累了茫茫一片偶有雪被从枝丫上挤下来一个孩子跑了出来很新鲜穿得很厚,和此刻的世界很协调她清亮的笑声,似雪没有杂质那个和我山盟海誓的姑娘走了她和我好的时候也是这么清亮人世这么白,我的小悲伤也很白回忆铺天盖地一个人...
    [ 征文   2019-11-22 17:13:48 ]
  • 秋色正解
    枫叶的红,染遍群山都说秋色似火;美哉,这一年一度的山景。仿佛青山成了过期的颂辞一滴红,点亮秋色看不见的是,造物主在索回曾经给予的无限的绿;这些绿色原本都是一种附着。这让我想起人类那些除了肉身以外的种种我们本无的所有;人生...
    [ 征文   2019-11-22 15:45:23 ]
  • 铁匠
    夜深了,他还在打铁从火炉里取出的铸铁像一条红红的舌头反复锤击,一条舌头的绝望喊出这个夜晚唯一的高音他继续。火舌渐渐暗成夜色仿佛和这个夜晚过不去他继续。他从铸铁里取出火焰和柔软一部分溅成夜幕的星孔一部分赋予弦月镰刀的雏形苍...
    [ 征文   2019-11-22 17:10:43 ]
  • 大风吹(二首)
    大风吹(二首) 流泉 好溪从来不提自己的好枯水季讲述着水的好处钓鱼的人,围拢在河中央的小水潭。钓鱼的人说,水再大些鱼会去远方钓鱼的人说有一种鱼,自带灵性全身发光——这鱼不上钩,它腾出水面,一整座灵山都是带光...
    [ 征文   2019-11-24 10:07:37 ]
  • 一宿觉
    把脚晾在被子外炽热的冻疮提醒我肉体尚未结束通过污秽的火焰仍将继续行走 这并不容易夜还长,梦已醒溃疡的风里面仍是风人生辽阔,容我微微蜷脚
    [ 征文   2019-11-21 16:04:21 ]
  • 《自画像》
    《自画像》文/白公智身高一米七,仅比五尺男儿高了一寸。一寸自信也像一面旗帜,在头顶迎风招展眼睛不大,像生活打开的两扇窗户,装得下整个世界唯恐近视,又戴一副眼镜把尘世反复扫描,删减,收藏双耳只辨听风声,至于人间毁誉就让它左...
    [ 征文   2019-11-20 11:43:41 ]
  • 明月与朝露
    明月与朝露(三首) 李满强去明月山将一座山命名为“明月”它就照亮了一些人身前的道路——贩夫走卒,达官显贵,失意者,仓皇者深陷迷途的人,被伸手可触的明月指引这古典的镜子,时至今日依然铮...
    [ 征文   2019-11-19 17:07:35 ]
  • 驱车过琶洲
    早晨认出那些建筑、桥梁、灰色的江流城市的样貌控制着我的速度如果有人从车流中率先醒来,他就有一副假寐的嗓子谁对着生活大声喊叫后视镜也无法令一个城市的回声折返琶洲,还有更多的三角洲让地球变得扁平身上没有一星半点尘埃的人,无法...
    [ 征文   2019-11-19 15:21:42 ]
  • 爱情隧道
    爱情隧道姜华走过去,爱情就熟了,如我们头上悬挂的浆果。人过中年穿行在这样的命题里,着实让人感到了压力,和挑战就这样迈开双腿,从纸婚开始沿着棉婚、皮革婚一直走下去这多么漫长、曲折,而白金之约,闪烁在隧道尽头我已拥有珍珠,珊...
    [ 征文   2019-11-19 15:18: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