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芦花
    1说到白,很多触类傍通的事物会闪现譬如柳絮,杨花。三月一个人在自己的头上看见隐喻的风暴,一场雨,带着密集的情绪直下到十月。落到河边,落到野鸭巢里这些流浪的草民,及时行乐懂得陷入低处的芦苇,因空旷而造成的缺失而风更趋向慈悲-...
    [ 征文   2019-11-06 10:03:35 ]
  • 存在
    头发有它的影子炊烟有它的重量墨点有它的面积存在的东西都可贵我们要尊重夜将一切存在化为虚无白昼又猛然间恢复燃烧倒退一步必须跃进得更远
    [ 征文   2019-11-03 21:06:17 ]
  • 夜骑的人
    夜骑的人雷云下夜骑的人硬桥硬马的闪光为天空镶边你的筋肉是被热风裹住的麦芽糖从玲珑剔透的斗室走出让柏油路将你缩为黑点 在深渊边缘夜骑的人你的灵魂永远下坠时间的防波堤上树木葱茏挡住众生吐沫穿过红移如同穿过预言家的话在冲刺前照...
    [ 征文   2019-11-03 21:02:17 ]
  • 填充
    填充/ 2019-11-03我是这个夜晚的符号它们把我生动刻画,用来填充世界在可能的想象空间,它们奔跑聚集,云朵般散漫用我的嘴唇,画着它们梦想的果实,献给欲望只是夜晚,尽管我被一再成为“强调”在我的视觉里,人只是一只飞鸟停歇的电线杆...
    [ 现代诗   2019-11-03 19:26:13 ]
  • 橘子
    是在两张树叶的寂静之间橘子看见了自己缺少小骨头的身体在秋天。风,经常是颤抖着经过空气的羽毛上,注满了鱼鳞般的烟火气多么沉重。(我曾见过一个疯子怜悯地瞥着另一个疯子)橘子打算进入一生唯一的一次飞行金黄地飞行。据说一轮真正的...
    [ 征文   2019-11-03 20:58:53 ]
  • 四月河
    四月河边,枝繁叶茂,草木葳蕤四月河边,天朗地舒,水流湍急四月的河流令人遐想欲试又未敢轻易趟过四月是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期待中又洗涤心灵的地方明亮亮的天空,清凌凌的河水一切凡尘将要到达的天空一切烦忧随之抛去的河流我的手臂最大弧...
    [ 征文   2019-11-03 20:31:56 ]
  • 午间,经过一长臂吊车
    在你面前。我察觉到荒诞具象,撑开,与风交谈的生活。但悬念源自我,而非你刺入虚空的一次秩序一次出场,进入一个新梦境的冷静在这片被围合的工地,被切片的历史体内蝴蝶,滑步圆舞曲煽动轻微或猛烈,利落坍塌蜷缩于被速读的激情外的事物...
    [ 征文   2019-11-03 20:27:09 ]
  • 木椅之晨
    伸出两只手煽动空气我猜测她以这动作维持血液的流通。不至硬化周边没有人,在木椅上她躬着腰,头向下垂着从背后看到她的布衫和头发在她这个年纪,摇摆身体已经很吃力。被锁定的部位太多只好坐着。天已经很凉了前面的河正在迎接晨光波光粼...
    [ 征文   2019-10-31 12:15:54 ]
  • 速 写
    1月光铺满山坡你站在月光之上。这是两种发光体的重合世界屏息于你的裙子的飘动我是一个坚定的赏月者2蝴蝶飞舞时有迟疑之态你穿行于阡陌之间布谷鸟鸣叫三声,由近而远而我,由远而近3你住在镜子里的时间多于住在镜子外的时间而你住在我心...
    [ 征文   2019-10-31 12:16:01 ]
  • 秋风引
    秋天突兀而至。天空无可挽留。落叶是必须吧秋风灌注我的耳朵我扶墙而立。疯长的荒草到处是干旱。无数的可能是无数条分岔的小径黄昏迷途在路上。山川急速后退坐在回乡的马车上。大雾起来忽明忽暗。萤火虫细弱飞翔用尽照亮身后的微茫伸手探...
    [ 征文   2019-10-31 12:24: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