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夏至
加入时间:2015-09-17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夏文成,男,云南昭通人。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文700余首(篇)刊于《诗刊》《中国艺术报》《星星诗刊》《星星•散文诗》《中国诗歌》《诗选刊》《北京文学》《天津文学》《星河》《延河》《阳光》《诗歌月刊》《边疆文学》《时代文学》下半月《草原》《上海诗人》《创作与评论》《百家文学选刊》《青海湖》《山东文学》下半月刊《云南日报》等数十家各级报刊杂志。有作品入选《2012年汉诗年鉴》等各种诗歌选本,曾获昭通市文学创作奖,并获得过《人民文学》征文奖、孙犁散文奖等全国性奖项。出版诗集《秋风不会将大地搬空》。

病人(组诗)

病人

走在街头,一眼望去
几乎都是好人。如果去医院
又满眼都是病人。各种各样的病
无法一一细数。有的人
病在身体,吃吃药,打打针
就好了。发生在大脑的病
就很麻烦。暂时治好了
还会反复发作
有的病则有暴力倾向
通常人们对硬暴力深恶痛绝
对要命的,看不见血
让你发疯的软暴力
要么忽略不计,要么视而不见
病了不怕,只要配合治疗
大都会痊愈。来势汹汹
恐极一时的新冠肺炎
不是有很多人也治愈出院了
怕只怕讳疾忌医
明明已经病入膏肓
还说自己没病,是别人病了


坏人

坏人脸上没有贴标签
走在街头,或一般情况下
无法识别谁是好人
谁是坏人。只有在一些特定时刻
坏人才会浮出水面
比如大灾大难时,比如金钱美色面前
比如生死考验时刻
坏人或面目狰狞,或表面
慈善如佛,表现不一
潜伏在身边,伪装伪装得
比好人还好的坏人,最凶险
就像新冠病毒,直到你掉进坑里
才知道它的存在。坏人们常常潜行于
道德与法律的缝隙中,干着罪恶的勾当
有的坏人作恶,证据确凿
容易定罪,有的狡兔三窟
即使罪大恶极,你也抓不住把柄
难以将其治罪
监狱中被囚禁的犯人
有的其罪当诛,有的可能
被坏人倒打一耙,蒙冤受屈
并非真正的坏人



我们的命

我一直在想,我们的命
到底是什么?到底掌握在谁的手里
人们都说,各人的命
掌握在各自手里。好像不对
发生一场战争,死亡几千、几万
甚至几十万。如果动用核武
大家秒秒钟就全部死翘翘
发生一次地震
海啸,死亡几十、几百
甚至几千几万,其景惨烈
其情哀伤。再往小里说
每天都有人在车祸中飞奔而去
每天都有自寻短见
去见阎王的。每天都有
因各种原因
去往天国的。往近点说
一场新冠肺炎,让数十亿人
一夜之间陷入巨大的恐慌
无数家庭被悄然捏碎
无数生命猝然而逝
昨天,或者前几天
他们还是我们的微友,熟人或者朋友
活生生的生命
转眼就成了一串串数字
冷冰冰地躺在网络上
和人们的恐惧里。我们的命很强大
整个地球,甚至宇宙都是我们的
我们的命,也很脆弱
厄运的一粒灰
就可以轻而易举,砸熄火


这个春天

桃花依旧在春风里笑
柳枝如约在河边
扭动细腰,撩拨着水波
去年的蜜蜂正忙着采集
放蜂人梦里的蜜
而与蜜蜂们相依为命的放蜂人
已不见了踪影。突然发现这个春天
很空。如同秋风扫落叶
十四亿人一齐失去了踪影
许多预约好的行程
戛然而止。被掐断的路
见不到几个怅然转身的背影
要是往年的春天
没有去不了的海角天涯
影子踏着影子,脚趾踢破脚跟
恨不得把小小的地球踩塌
而今年这个春天突然变得很空
像被悲伤掏空的心
容不下一粒尘埃。而另一个世界
却突然变得很拥挤
我不知道那里有没有春天
我只知道,他们都是被一种叫冠状的病毒
胁迫着,在别人的哭声里
和自己的泪水中黯然离去
他们空出的位置
被一种叫倒春寒的东西
悍然填满


远处的春天

挖机在卖力地拆除旧房
浓稠的尘土如同黄色的云
被北风高高举起,朝着远处飞奔
但它们不是积雨云
不会下雨,它们只是
换一种形式搬了一次家
顺着黄云漂浮的方向
我看向远处。除了丘陵上
黛青色的松林
远处的土地也是清一色的苍黄色
村道上,拖拉机嘶吼着
把旧房拆下的墙土
搬向远处,重新变成可供耕种的土地
但它们不能
把远处的春天搬到此处
变成另外一个春天


春风也有吹不到的地方

春风躁动不安。它们在房顶上
拉出尖厉的呼啸
如果可能,它们想将大地
狠狠撕掉一层皮。春风似乎在为谁鸣不平
它们将此处的寒冷搬运到彼处
再将彼处的疼痛搬运到此处
在无遮无拦的春天四处泛滥
它们是看不见的洪流
欲席卷一切。但它们又不像流水
不论流到哪里,一旦停下脚步
就会保持相对的平衡
一碗水端平。但风做不到
春风总有吹不到的地方
它们始终在不断打破平衡
并制造新的不平衡。比如树欲静而风不止
比如,尘土想落到地上
而风不让。落叶想归根,但风不让
就像疾风一样的新冠病毒
它们把一些活生生的人,吹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人间似乎只有疾病和死亡才最公平
不论你位居峰巅,还是屈居低谷
它一样的对待。那些不可一世的人
转眼就成了一粒尘埃
落进了土里,春风随手一把
轻轻抹平了所有的痕迹


野生动物

上帝造了人就足够了
为什么要造出那么多野生动物
(有的被人类驯化成了苦力、玩物或肉食)
有野生动物
也就罢了,为什么要让人逮着
成为人类舌尖上
永远无法满足的贪欲和噩梦
被人逮着也就罢了,为什么要让
它们身上装备那么多病毒武器
譬如蝙蝠,不管这次新冠病毒
是不是它们
传播的,反正这锅肯定是蝙蝠背了
穿山甲可以穿山
却穿不过厚厚的锅底
谁叫你们不伦不类,那么丑陋
还见不得光,只敢在夜晚
像个鬼影偷偷摸摸出来活动
没有蝙蝠,没有野生动物
人类就不会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
人就不会得非典
就不会得新冠肺炎,就不会
死那么多人,就不会有
这个惨淡而悲伤的春天,以及那么多被隔离的孤单
都是野生动物惹的祸
为此,建议把所有针对野生动物的文字
都装上刺刀,安上炸弹
将它们彻底赶尽杀绝
人类也许从此就,永远太平了


所有的悲伤都是黑白片

二月的悲伤
是黑白的。李文亮医生照片
一夜之间成了黑白的。14亿人
为他的哀悼是黑白的。王院长的照片
笑着笑着也成了黑白的
蔡医生呼唤夫君的哭声是黑白的
那个女孩喊妈妈的悲泣
是黑白的。夏思思医生的丈夫
忍住没有发出来的哀伤
也是黑白的
截止到公元2020年2月25日
2666个名字后面的故事都成了黑白的
此前,他们都期待着过了
那个寒冷的冬天
就是彩色的新春
谁也想不到,彩色变黑白会如此容易
所有悲伤都是黑白片
他们今天的悲伤,就是我们
明天的悲伤,一律都是黑白的
没有例外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