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作赏读】2

作者:江晓英   2015年10月23日 14:29  中国诗歌网    231    收藏


选稿










选稿:雪峰

测量海

33轩辕轼轲

龙王完全是错爱,给了一把卷尺

就让我去测量海

从此我成了一个线人

每天都踩着海岸线前进

有时踩不巧踩到了海啸

就会被一扔老远,远到了天边

我只好用头罩当护照,劫持了飞碟

再回到沙滩,像陈景润

低着头走路撞倒了槟榔

像亚里士多德,光着屁股思考

把北冰洋当成了浴缸

人类在后面继续添乱

一会儿填海造田,用化肥渗透海面

一会儿挖海底隧道,用人群冲开鱼群

使我越来越像岳不群

不仅乱了方寸,也忘了江湖的尺寸

展开的卷尺缚住了自己的手脚

像尸布,像黑幕,正好把乱码的生命裹住

日记

33王家新

从一棵茂盛的橡树开始

园丁推着他的锄草机,从一个圆

到另一个更大的来回。

整天我听着这声音,我嗅着

青草被刈去时的新鲜气味,

我呼吸着它,我进入

另一个想象中的花园,那里

青草正吞没着白色的大理石卧雕

青草拂动;这死亡的爱抚

胜于人类的手指。

醒来,锄草机和花园一起荒废

万物服从于更冰冷的意志;

橡子炸裂之后

园丁得到了休息;接着是雪

从我的写作中开始的雪;

大雪永远不能充满一个花园,

却涌上了我的喉咙;

季节轮回到这白茫茫的死。

我爱这雪,这茫然中的颤栗;我忆起

青草呼出的最后一缕气息……

三片落叶

33田晓隐

一片树叶落地,就有一扇门缓缓关上

灯火和药罐子在其中沉睡

夜薄凉,久病不愈的人开始怀念床

无棉花,无枕头,床板内部有路延伸

月光三千里。被赶路的脚夫一截一截地吃掉

前方是何方?去路是不是归路

再有一片树叶落地

落叶里面浮现一张脸,带着歉意

这张弧形的脸,囊括一个深邃的秋天

睡不醒的是老虎。我走在路上

是睡醒了的绵羊,和天空软绵绵的云朵

最后一片树叶落地

群山之外。雁阵搅得天空疼痛不止

落单的那只孤雁,是一柄失去灵气的兵刃

身后的炊烟被冻僵。火苗乱扭

很多的门无风自开

屠夫和猎人正在忙碌,隔夜就来的冬天

是他们怀揣的一副中药,或者火种

我得在月光下继续赶路

把背囊里的木钉全部用掉

要在石匠把碑雕好之前,钉好所有散架的棺材

最后的一片落叶,是一块冻僵了的骨头

和先前的落叶一起凝固

晶莹的骨骼让去往墓地的人原形毕露

几乎停滞的白天

33李元胜

白天会用它

几乎停滞的速度

来折磨企图做白日梦的人

无法闭上眼——

喧哗的城市

会把它的全部重量

死死压在我的耳朵之上

我可以翻身坐起来

重新呼吸司空见惯的东西

却无法说服自己——

一生如此短促

而一天又是如此漫长

责任编辑:江晓英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